当前位置 主页 > www.zg778.com >

【问初心 看担当】房文平:“为百姓干事不能有私心”

2019-09-06 04:17   编辑:admin   人气: 次   评论(

  房文平(中)在村里新建的杏仁油厂和工人们探讨设备使用方法及规范。 记者 孙也达摄

  近日,记者来到秦皇岛市海港区房庄村,漫步村中,但见远处人工瀑布飞流直下,近处村内街道干净整洁。高山漂流、河谷漂流等游玩项目设置在村边河道中,村民的“旅游饭”吃得有滋有味。

  “我去看了看上山的木栈道建到什么程度。”工夫不大,一位皮肤黝黑、穿着朴素的中年人下山快步走向记者,他就是房庄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房文平。

  记者:听说您上世纪90年代就在村里当过村委会主任,后来外出创业,随后又被村民请回来,当选了村委会主任、村党支部书记,自掏腰包8000多万元建设房庄村老君顶景区,空了自己钱袋,鼓了村民腰包,为啥要吃这“亏本的回头草”?

  房文平:我是土生土长的房庄人,我看不了乡亲们受穷。我们村四面环山,村旁就是石河,全村只有60多户人家,忻州义井距太原多远,200多口人。因为山地多,种啥庄稼都长不好,原来村里人一直很穷。越穷越不讲究,谁家有垃圾顺手就倒河里,水脏了,鱼死了。山上的树也被村民当了劈柴,看过去,满眼光秃秃的。

  我第一次当村委会主任时就在村里包荒山种树,也发动过村民,大家积极性不高,毕竟种树不来钱儿。

  2000年前后,我去天津做苗木生意,挣了点儿钱,在秦皇岛市里买了房。2011年底,我正在谋划第二年的生意时,乡亲们找来,想让我回老家带着大伙一块干。

  当时家里人都不同意,不愿我回去操那个心!但我必须回,员不就是给老百姓服务的吗?乡亲们找我是信任我,咱得对得起这份信任。

  2012年回村后,当选村党支部书记的那天晚上我失眠了,发愁给村里搞点儿啥项目?后来我开始外出考察项目。去过北京、内蒙古、福建等地后,我忽然发现,村里的山、水不正适合发展乡村旅游吗?

  2012年我自掏腰包在村里建漂流项目,后来建滑冰场、滑雪场,我就是要让我们村一年四季都有吸引游客的旅游项目。

  2018年,我们村村民平均每人能挣2.5万元,2012年的时候才不到5000元,6年多的时间,收入增加了4倍,每次想到这个我都特骄傲。

  记者:现在房庄村夏季有漂流、冬季有冰雪运动,已经是秦皇岛市全域全季旅游发展的一张名片,您有什么绝招吗?

  房文平:我觉得有两方面吧,一个是全村党员带头吃苦,全球通有什么好处?二是我干事儿没私心。

  那年漂流项目没建完,我们村就发了大水,所有设备、设施都被冲毁了。我没动员,全村人主动下河里抢设备,我到现在都记得那场面。那些东西都是我花个人钱买的,乡亲们不去抢也无可厚非,但当时大家都把这些东西当成了脱贫致富的“希望”。

  就是通过这件事,我发现想要做好事,必须要有“帮手”。于是,我从提高村内党员党性入手,完善村两委工作制度、村务公开制度、“三会一课”制度等,有事就和两委成员商量,充分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,让他们更多地参与到村庄建设,带头致富。

  房得明是老党员,以前总觉得村里的事儿和他没关系。现在他每天早晚都会自觉在村里巡逻,维护村内治安,随手捡地上的垃圾。我堂哥房文校,现在在漂流出发点整理皮划艇,那是景区的累活儿之一,没人愿意干,我只能让我“身边人”去干,让他们“吃亏”,让更多的人信任我,大家才能心往一处想,劲儿往一处使。

  记者:房庄老君顶景区发展已经步入正轨,您为啥还闲不下来?

  房文平:还有好多事儿等着干呢。村里现在夏季有漂流,冬季有滑冰滑雪,秋季虽然有采摘,但上山的路不通,游客不愿意来啊。我们正在修建上山的木栈道,不仅秋天可以上山采摘各种水果、蔬菜,·航拍公司一鸣惊人,春天还可以上山赏花,这样一年四季就都有吸引游客的项目了。

  村里的杏仁油厂也正在筹建,我想把村里的特产物尽其用,发展“后备厢”经济,游客来了不仅有的玩,还有的买,以此让更多村民腰包鼓起来。

  我忙,还因为村里现在缺“能人”。我们村本来人就少,那些有文化、有水平的人还都离开村子了,这是我现在最发愁的事情。这几年我始终注意从临时工里发掘人才,那些干活细心,做事有想法的人我都重用。像景区售票处负责财务工作的人,虽然不是我们村人,但她特别细心,爱动脑子,经常能提出好点子,我们就用她。只有任人唯贤,才能更好地发展乡村旅游,村民才能更富裕。 (记者 孙也达)

  ——对话全省“千名好支书”、秦皇岛市海港区房庄村党支部书记房文平

  房文平(中)在村里新建的杏仁油厂和工人们探讨设备使用方法及规范。 记者 孙也达摄

  近日,记者来到秦皇岛市海港区房庄村,漫步村中,但见远处人工瀑布飞流直下,近处村内街道干净整洁。高山漂流、河谷漂流等游玩项目设置在村边河道中,村民的“旅游饭”吃得有滋有味。

  “我去看了看上山的木栈道建到什么程度。”工夫不大,一位皮肤黝黑、穿着朴素的中年人下山快步走向记者,他就是房庄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房文平。

  记者:听说您上世纪90年代就在村里当过村委会主任,后来外出创业,随后又被村民请回来,当选了村委会主任、村党支部书记,自掏腰包8000多万元建设房庄村老君顶景区,空了自己钱袋,鼓了村民腰包,为啥要吃这“亏本的回头草”?

  房文平:我是土生土长的房庄人,我看不了乡亲们受穷。我们村四面环山,村旁就是石河,全村只有60多户人家,200多口人。因为山地多,种啥庄稼都长不好,原来村里人一直很穷。越穷越不讲究,谁家有垃圾顺手就倒河里,水脏了,鱼死了。山上的树也被村民当了劈柴,看过去,满眼光秃秃的。

  我第一次当村委会主任时就在村里包荒山种树,也发动过村民,大家积极性不高,毕竟种树不来钱儿。

  2000年前后,我去天津做苗木生意,挣了点儿钱,在秦皇岛市里买了房。2011年底,我正在谋划第二年的生意时,乡亲们找来,想让我回老家带着大伙一块干。

  当时家里人都不同意,不愿我回去操那个心!但我必须回,员不就是给老百姓服务的吗?乡亲们找我是信任我,咱得对得起这份信任。

  2012年回村后,当选村党支部书记的那天晚上我失眠了,发愁给村里搞点儿啥项目?后来我开始外出考察项目。去过北京、内蒙古、福建等地后,我忽然发现,村里的山、水不正适合发展乡村旅游吗?

  2012年我自掏腰包在村里建漂流项目,后来建滑冰场、滑雪场,我就是要让我们村一年四季都有吸引游客的旅游项目。

  2018年,我们村村民平均每人能挣2.5万元,2012年的时候才不到5000元,6年多的时间,收入增加了4倍,每次想到这个我都特骄傲。

  记者:现在房庄村夏季有漂流、冬季有冰雪运动,已经是秦皇岛市全域全季旅游发展的一张名片,您有什么绝招吗?

  房文平:我觉得有两方面吧,一个是全村党员带头吃苦,二是我干事儿没私心。

  那年漂流项目没建完,我们村就发了大水,所有设备、设施都被冲毁了。我没动员,全村人主动下河里抢设备,我到现在都记得那场面。那些东西都是我花个人钱买的,乡亲们不去抢也无可厚非,但当时大家都把这些东西当成了脱贫致富的“希望”。

  就是通过这件事,我发现想要做好事,必须要有“帮手”。于是,我从提高村内党员党性入手,完善村两委工作制度、村务公开制度、“三会一课”制度等,有事就和两委成员商量,充分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,让他们更多地参与到村庄建设,带头致富。

  房得明是老党员,以前总觉得村里的事儿和他没关系。现在他每天早晚都会自觉在村里巡逻,维护村内治安,随手捡地上的垃圾。我堂哥房文校,现在在漂流出发点整理皮划艇,那是景区的累活儿之一,没人愿意干,我只能让我“身边人”去干,让他们“吃亏”,让更多的人信任我,大家才能心往一处想,劲儿往一处使。

  记者:房庄老君顶景区发展已经步入正轨,您为啥还闲不下来?

  房文平:还有好多事儿等着干呢。村里现在夏季有漂流,冬季有滑冰滑雪,秋季虽然有采摘,但上山的路不通,游客不愿意来啊。我们正在修建上山的木栈道,不仅秋天可以上山采摘各种水果、蔬菜,春天还可以上山赏花,这样一年四季就都有吸引游客的项目了。

  村里的杏仁油厂也正在筹建,我想把村里的特产物尽其用,发展“后备厢”经济,游客来了不仅有的玩,还有的买,以此让更多村民腰包鼓起来。

  我忙,还因为村里现在缺“能人”。我们村本来人就少,那些有文化、有水平的人还都离开村子了,这是我现在最发愁的事情。这几年我始终注意从临时工里发掘人才,那些干活细心,做事有想法的人我都重用。像景区售票处负责财务工作的人,虽然不是我们村人,但她特别细心,爱动脑子,经常能提出好点子,我们就用她。只有任人唯贤,才能更好地发展乡村旅游,村民才能更富裕。 (记者 孙也达)

  • 最热文章